今天是
天氣預報:
走近寧海橋
【發布日期:2020-11-17】 【來源:本站】 【閱讀:次】

□翁明勇

















每當躬腰邁越、閑情蹲坐在寧海橋上,有種心底的澎湃,如同初戀時少女般的溫馨、亮麗,伙同海潮,靜謐而又喧騰地拍擊著心腔,那種激情,恰似晨曦海上日出,蒸騰的初景,驚目而炫彩斑斕,如涓涓細浪不時在腦海中翻滾!

“朝晞朗映吉祥前,影射長虹破曉煙。紫曜高懸初出海,紅輪幾跳始經天。三千浪涌金光爍,十五門通彩色連。豈是燭龍含遠照,羲和命駕浴甘泉。” 前人的“寧海初日”,仿佛見識到蒼龍戲金珠,紅通通、金燦燦、亮閃閃,橫“跨溪海之吭喉,東潮汐之吐吞”的海面上,驚嘆過多少世,匆匆來回的人們。 

據說每年農歷五月初五拂曉時分,諸多人早早守望在這寧海橋西側海邊堤壩上,此時海水漲潮,海面浩浩淼淼,東方魚肚漸白,波光閃閃,金波微動,漸而海天盡赤,紅日銜塞橋孔之中,繼而騰空而上,金光四射,海面波光粼粼,天空白云朵朵,臥虹長橋此時恰似蒼龍騰躍,戲金珠于海波之上,正如元代古詩云:“天雞催落潮,澎湃撼橋石。破門涌金輪,洗出海天赤。”名標莆田縣廿四景之一。

朝霞唯美,可惜匆匆而逝;長橋臥波,可知當年興圮。“歷考傳志,覽古今風土人物之異,然后知此橋之興復。”寧海橋東向,有新建橋,有高速橋,更有高鐵橋,橋橋相疊已使舊景難再,唯堅立、樸實、敦厚,悠悠近七百年的寧海橋,行之上,一步一清香,回味無窮。

古之興化“當孔道,實閩要沖。四方之人,茍欲由海濱諸郡而北上京師,由上游諸郡而南走交廣”,必須跨這寧海而過。寧海,古因寧海鎮而得名,更是寧海橋所得名。寧海橋,一名東際橋,也叫橋兜橋。昔時大人見小兒潑皮,總會說“皮比橋兜橋石還厚”。這橋兜橋石到底多厚,有舊時“雙頭尖挑”那么長。一米多厚的橋板石,不知當年起造這工程,是多么的艱巨!

元朝年間,異族統治,戰火時起,興化人民處于水深火熱的困境之中,不少人紛紛逃向深山野林寺中避難求生,一時華亭龜山寺住眾暴增。寺宇年久破漏,急需修葺,40多歲的龜山寺主持越浦禪師,發愿全面修復寺宇,于泰定至天歷的五、六年之間(13241329),走遍八閩各州郡募化。禪師在邑中行走募化時,來到木蘭溪寧海渡口處。恰時狂風驟雨,海浪掀天,禪師在岸口處親耳聽到水上哭天求地,親眼見狂浪中起伏顛簸的客船,不一會兒在水中覆沉,無一人生還!禪師慈心悲憫,領來龜山寺僧到渡口設壇誦經,為已往生者超度冤魂,并當場發誓宏愿,等龜山寺竣工之時,便開始著手籌建這座跨海石橋。

至今涵江一帶流傳有諺語道:“未有寧海橋,先有吉祥寺”。說的是建橋需要落腳點,吃飯、睡覺、干活,還要放置材料的地方。禪師便在北橋頭側修建了坐北朝南,五開間吉祥禪寺,運來石料,從山區采伐竹木,架橋用的鐵器具、繩索都放在吉祥禪寺院內待用。資金、材料的籌備不容易,大橋的建造、管理更加不容易。時來月長,工程材料出現了偷盜現象,嚴重妨礙了工程進展。出家人慈悲為懷,越浦禪師思前慮后,動用神通,用海水泡為墨,在殿前石廊柱上用手指撰寫道:“入吾門不貧出吾門不富;捨我物必昌取我物必殃。”此對聯遠看有字,近撫無痕,盜心出現字猶顯;善心入來有是無。至今還可見到右側廊柱上“入吾門不貧,出吾門不富”數來字,左側廊柱據當院僧學就師父介紹,上世紀六、七十年代,人們在左廊柱下燒開水煮飯,把字跡薰沒有了!

南宋初期,住在白塘洋尾的李富公,在莆田境內修建了三十四座橋,而寧海渡口為何就失了打算?原來這寧海渡口臨近出海口,岸闊水深灘涂爛泥地,又時被鯉魚精隨波興浪作難,多少人到此亂了分寸,心驚膽寒,不好下手。越浦禪師曾選址于今大橋上游幾百米處起基造墩,河道寬,水流緩。一場暴雨,卻將橋墩沖得無影無蹤!寧海渡口與涵石古道相接,過往行人多,地理位置非常重要。越浦禪師命人在橋底溪道上夯打木樁,并拋填碎石塊,然后種植牡蠣,利用牡蠣殼附石的辦法,把溪底的碎石塊緊密地粘固在一起,組成堅固的小堤壩。有名的“流入細無聲,流出嘩啊嘩”莆田諺語就從這小堤壩退潮時傳揚開來。禪師一邊四處募捐,一邊督造工程,一邊還要與鯉魚精作堅持不懈的斗爭。善心善愿善行,終于感動了觀世音菩薩出手相助,于六月十九日用竹籃收歸鯉魚精而去。

十四座船型橋墩終于昂立海中,借助海水漲退潮之機,古人用特制的大船,把長13米、厚1.2米、寬約1米、重約10來噸重的橋石,一一送上了橋墩,組成長225米、寬5.8米、高10多米的大橋,古稱“東際橋”。此時的寧海橋,恰似巨龍騰空,臨架在木蘭溪涵石古驛道上,高大宏偉,氣勢磅礴,處怒濤而不驚,渡萬民于安然,四方過往之客,無不歌頌越浦禪師的豐功偉績,慈悲胸懷!

寧海橋橋面設有簡易的石扶欄,橋中間兩側各設有方形小佛塔一座,橋兩頭扶欄望柱上各有一只姿態各異、線條簡樸、形象逼真的石獅子,石獅子前端也各站立有一尊高達三米的明代石刻“橋頭將軍”,披甲戴盔,莊嚴威武,手執長劍,每時每刻護衛著大橋的安寧。“橋頭將軍”前更有休憩避雨亭各一座。南端的休憩亭為一座雙層樓的觀音亭,上層供奉著觀音佛像,據現吉祥禪寺住持學就師父介紹,觀音佛像為世間少有的提籃裝鯉塑像,是產生于建立寧海橋時,越浦禪師與鯉魚精艱難苦斗及觀音收鯉的動人過程,人民塑像紀念。

觀音亭樓下,不只是避雨休憩之所,墻壁兩側各嵌入三塊大石碑,撰刻歷朝歷代的重修碑志銘,據考證三塊為明朝的:一為明洪武三十二年(實為建文元年,1399)林環撰寫的重修寧海橋記;一是明嘉靖辛卯年(1531)太守黃一道重修碑志;一是明萬歷癸已年(1593)太守陳王庭捐俸重建,碑文系禮部尚書陳經邦撰寫;另三塊系清康熙庚申年(1680)、雍正十年(1732)、乾隆壬戌年(1742)碑志。其中五塊被毀,一塊乾隆碑被當地陳姓老人所幸存。

余觀閱《民國莆田縣志》,知寧海橋興圮苦難史。

寧海橋興建于元朝元統二年(1334),到至正十年(1350)橋便開始被海濤擊圮,僅僅用了十幾年間;直到明朝洪武三十三年(1400年,實為建文二年),同知徐則敬才命“僧”湘江重建。這時出現郡人洪景文捐金舍田助修大橋,吉祥寺便祀奉“六桂”洪家為檀樾之主。弘治戊午年(1498),北面橋倒圮二門,太守陳效修復之;嘉靖辛卯年(1531),中間二門傾圮,太守黃一道修復;萬歷癸已秋(1593),北面二門又傾圮了,太守陳王庭嘆曰:“修廢起墮,責任在予,顧費安所出乎?”此時郡大夫獻謀:用“置舟”收銀之法,可解決一時之難關,繼而恢復吉祥寺僧司橋之職,同時恢復洪家五十畝田地,用于修橋之經費。橋恢復了,又解決了后顧之憂,民聲載道,歌功頌德,陳經邦為記,功德千古。

清康熙庚申年(1680),洪水摧壞五、六門,人民“病于渡”達二十五年之久,由水師提督吳英回鄉時捐贈六千余金重建,民立生祠,鐫碑紀事功德;雍正十年(1732)秋,水犯橋圮,太守蘇本潔捐俸倡修,有“僧”了槃師父多方勸募重修,始于是年十月,乾隆十一年(1746)八月始成,歷時十五年;其后乾隆、嘉慶年間又多次重修。

1961年,寧海橋被公布為第一批省級文物保護單位。1981年為建設新公路需要,利用古橋石墩,鋪設了鋼筋混凝土橋面,有效提高了大橋的整體拉合力,保持了至今不壞的金身。1996年,寧海橋被公布為第二批省級文物保護單位。2013,寧海橋成為國家級重點文保單位的新成員。然,古橋的韻味,在這“橋上橋”上體驗,差強人意!

作為古橋,邑人前赴后繼,不懼艱難,為莆田古代橋梁史揮下濃墨重彩,也激勵著后輩們愛鄉樂土的故里情結。

越浦禪師,俗家與生卒年盡無所考,省、府、縣志都記載禪師“募緣駕海為橋”之大功德,從《龜洋古剎》及龜洋僧人傳說得知:禪師為本地人,存世在13世紀未至14世紀中葉之間。當時朝代異變,外族攪亂興化大地,民不聊生,躲避山野。越浦禪師主持龜山寺,并及時慈悲救渡眾生,容納眾生于一宇,行菩薩道。從越浦禪師創造的興化奇跡,及歷代橋梁板上撰刻的僧侶名字,豈可忘僧侶之功德乎!

吉祥禪寺為莆田十八叢林之一,亦是龜山寺下院圣地,擁有莆田市不可多得的元代紀念塔——越浦禪師的開山塔一座,這里面對壺公山,背靠白塘,景色宜人,在寺廟現當家主持釋學就師父的努力下,重振莊嚴了佛靜土,繼續護持著寧海橋的安危。

釋學就,仙游人,一九八三年四月泉州開元寺出家,一九八四年九月拜南山廣化寺定妙法師為師,一九八九年學就師父當家并在廣化寺授具足戒,守護著吉祥禪寺,在廣化寺定妙法師的支持下,新建了一座大雄寶殿,使吉祥禪寺有一個完整的寺院規模。現在又新塑好四大金剛與彌勒佛像,山門也在及時裝飾之中。

在學就師父溝通指引下,筆者找到橋南端觀音亭改遷的“寧海聚寶閣”。觀音亭在抗戰期間險遭日機炸毀,觀音亭側的橋頭將軍被炸斷的頭顱恰好就安放在聚寶閣的大院內,現橋南兩橋頭將軍為近代重新雕塑。聚寶閣內的觀音為軟身塑像。

如今莆田萬象更新,木蘭溪兩岸堤壩修建起現代化休閑騎行步道。在不久的將來,將通過寧海橋,連接起難得的木蘭溪莆田舊廿四景之“木蘭春漲”與“寧海海日”,這是大好的景觀,在良性政策的運作下,定能帶動一大片旅游景點游覽,經濟效益非可限量,若寧海橋能恢復如初,定能承前啟后,教育著一代又一代純樸的興化人。

分享至:
打印】  【關閉
青青青在线播放视频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