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天氣預報:
“海鮮”入熟語,妙喻說生活
【發布日期:2020-11-04】 【來源:本站】 【閱讀:次】

余學范

 

 



 

彈涂魚

 


帶魚


 

馬鮫魚


 

蝦蛄

 

 

 莆田市位于祖國的東南沿海,海岸線曲折,島嶼眾多,海產豐富。靠海吃海,莆田飲食文化具有明顯的海洋特色。一些方言熟語,用熟悉的本地海鮮,生動的比喻,說明深奧的道理,詮釋我們的生活,體現了我們觀察世界的獨特視角。這些熟語形象有趣,聯想奇特,以下舉例并加以說明,按喻體的不同分成五類。  

 

 一、魚類。帶魚。帶魚無污染,肉質細膩,易于消化,是老少咸宜的家常菜。諺語香菇油流流,伓騰一個帶魚頭謂香菇煮得很油,也比不上一個帶魚頭。比喻吃葷比吃素好。實際上帶魚頭狹長,口大,扁扁的,簡直沒有什么肉,這句話只是舉出一個極端來說明。俗語帶魚交給貓子做枕頭喻有去無回。《西游記》里有一句類似的話。第55色邪淫戲唐三藏,性正修持不壞身說,女怪把唐三藏抓走,一夜未歸。孫悟空要去救,豬八戒卻以為師傅與那么漂亮的女王在山洞中過夜,又是女追男,一定禁不住誘惑,亂了性,不會跟他們一起去西天取經了,干魚可好與貓兒作枕頭?帶魚具有結群排隊的習性,每年冬天洄游到福建沿海。根據這個習性,俗語有帶魚廝咬尾,表示首尾相銜接,比如龍骨水車的刮板就是這樣安裝的。傳統的前后坡,紅磚瓦,燕尾脊民居,剛蓋成時瓦片放得很稀,只是前一塊的尾部壓上后一塊的頭部而已,俗稱帶魚連。過一段時間,待地基沉陷、結構落到實處后,才修屋面,添磚加瓦。

馬鮫魚刺少肉多,體多脂肪,肉質細嫩潔白,渾身肥滿,是一種經濟價值較高的海產優質魚類。一般我們用于配米飯,有時也煮馬鮫面,如果主食是地瓜,就會配較差的菜。俗語食番薯配馬鮫說明主食配不上輔食,有點可惜的意思。

歷扁罵(音妹)刺畫,厄佳(音庚)無兆外的意思是好不了多少。歷扁即鰳魚,體長而寬,身體側扁,常制成干品銷售。刺畫指鳳尾魚,體長且側扁,向后漸細。民間多油煎了吃,又香又脆。這兩種魚有相似之處。這個俗語可能本來是哪個莆仙戲或俚歌里的唱詞。莆仙戲《海龍王嫁女》,對海里諸水族的形態、生活習性等有非常到位的描述、刻畫。

鯊魚骨骼和鰭較多,表面附以盾鱗,有人貪便宜買了吃,結果宰殺之后,可食用的肉所占的比例較少,差不多和馬鮫魚同價。俗語說貪可食鯊魚,臺(宰)凈馬鮫價,喻貪便宜,最終卻得不到便宜。鯊魚也用于做魚丸。

一碟鰛炊都是頭,比喻一個單位里頭兒多或做事情無從下手。鰛炊是一種小魚,頭大身細,一般蒸熟了吃。

彈涂魚(俗稱涂跳)具有挖孔洞以棲息、藏身的習性。其孔口至少有兩個,一個是出入的孔口,另一個是后孔口,備用。海邊灘涂里往往見到很多跳跳魚,如果你一走近,唰的一聲,馬上都鉆進洞里,溜得無影無蹤。俗語海里的涂跳,街路面的嬸娘(女人),喻看得到,得不到。

二、蝦類。蝦蛄即皮皮蝦。蝦蛄的尾節與尾肢看起來就像古代官員的帽子,可惜不是在頭上而是在尾部,所以人們說蝦蛄官帽倒頭(倒著)戴,喻弄顛倒了。既然官帽都戴反了,可見蝦蛄不是當官的料子。俗語又說激蝦蛄敝(不會)做官,喻使用激將法。我們一般將蝦蛄放入適量沸水中煮熟,然后撈起食用,俗稱這種煮法焻(音近),焻熟蝦蛄喻死定了。

醬蝦是一種小小蝦,長度不超過5毫米,一般放在醬料里,連醬料一起吃。那是困難時期的小菜,現在很少見了。由于太小,故俗語有醬蝦起無浪,喻沒有什么影響或作用。還有醬蝦坐橫頭位,比喻最低微的人充當最主要角色。莆仙酒席上的橫頭位是最尊貴的位置,婚宴上的橫頭位只有新郎的娘舅才能坐,沒有他的允許是不能開席的。

三、蟹類。雄性招潮蟹(俗稱紅腳蟹)有一只大螯,長度比自己的甲殼直徑還長,重量幾乎為身體的一半,顏色鮮艷。具有舞動大螯的標志性動作。紅腳蟹腳厄大(大于)身喻末大于本。去年我收到一盒月餅,外表看起來一大盒,實際上里三層、外三層,剝開層層疊疊的包裝和厚厚的襯墊材料,最終只有幾個小得可憐的月餅,真的是腳大于身。俗語鳳嗎(小螃蟹)爬鹽甕去,喻自尋死路。

四、貝類。蟶子。俗語蟶蚮蟲宅(左蟲右宅,海蜇皮)喻老一套,這三種海鮮以前是飯桌上常有的家常便菜,人們常吃,就認為沒有新花樣。但是現在海蜇已成了少見的好菜。我們煮熗蚮(海蠣湯,也稱蚮猴湯)時,不是把一碗海蠣一下子都倒進鍋里,而是陸續放進去。慣用語放蚮猴,比喻不規則、陸陸續續、三三兩兩的行為。意義與此相近的另一種說法是放水燈。比如我們說:去公園的人不多,放水燈就是指這種行為。

蜆。目珠乞蜆一樣罵人眼力不好,海蜆個子小。揀阿揀,揀擔蜆謂找對象時過分挑揀,最后只找到差的。擔蜆,挑著蜆子叫賣的,用這個詞只是為了湊韻,不過也能說明問題。烏蜆,即外殼呈黑色的海蜆,用醬油腌漬,是很好的菜。

泥蚶的貝殼呈卵圓形,極堅厚,兩殼相當膨脹。殼表放射肋發達,邊緣具有與殼面放射肋相應的深溝。目珠蚶蚶形容人上眼皮脂肪厚,像泥蚶的外殼那樣突出來。泥蚶的吃法之一是只放入沸水中略燙,肉色尚紅,就撈起來食用。對此外地人常感到詫異不解。

空菜指鴨嘴蛤,似蟶,個子很小,殼質薄脆。可以當小菜,以前也作為雞鴨的飼料。在莆仙常被認為是脆弱、微不足道的東西。比如我們說空菜敝(不會)趁頭大粒蚶去顛(莆仙音近錯),把一些空菜跟一些泥蚶放在同一個容器里,然后不斷上下振動容器,會有什么后果?空菜會稀巴爛,泥蚶卻完好無損。這個俗語比喻由于經濟、社會地位等的不同,無法奉陪。是個匪夷所思的比喻。舉個例子:貧家子弟無法奉陪紈绔子弟去浪蕩,無所事事。還有空菜殼會做得船,比喻運氣好或神通廣大,空菜殼很小的,長度只有2厘米左右。伓騰(不如)一果(片)空菜殼喻一文不值。臺灣寫做空代

五、其它。烏賊。烏賊死嘴復卜硬(烏賊至死嘴還硬,謂嘴硬)。

章魚。章魚限泡扼(按),喻人心不知足。頭發章魚腳,謂頭發自然卷曲。章魚的腕足很長,伸縮自如,呈卷曲狀。據說頭發自然卷曲的人比較聰明。我們看到,牛頓、萊布尼茨、小仲馬、歌德確實是這樣,那些在數學物理教科書中留下線(如雙紐線)、方程、公式、原理、定律折磨大學生的伯努利家族成員,都是卷發垂肩的。即便如此,頭發自然卷曲只是聰明的充分條件,不是必要條件。   

與鱟(莆音孝)有關的俗語比較多:魟搭鱟(將魟混同于鱟。比喻以假亂真)。魟只在外形上與鱟相似,其實差別還是很大的。魟是軟骨魚,鱟則是節肢動物。死合鱟公一樣(死定了)。姚旅《露書》云:鱟,雌常負雄行,得雌即并得雄,得雄則雌者飄然逝矣,莆中罵癡人曰騃如鱟公是也。就是說,雌鱟常背著雄鱟爬行,如果抓到雄的,雌的就跑掉了,抓到雌的,雄的還死丁丁不走,所以不管先抓哪個,公鱟總是死定了。摸鱟坑(喻碰上晦氣,手氣不好)。捉龜走鱟(捉了烏龜跑了鱟。喻做事因小失大),相當于普通話撿了芝麻丟西瓜。乞食拾著鱟(這是一句歇后語,后一部分是無處煮)。因為乞丐無家可歸。做鱟桸伓驚沸水燙(當鱟杓就不怕開水燙。喻敢作敢當)。鱟桸(音靴)是用鱟的甲殼做成的杓子,經常用于舀滾燙的流質或液體,赴湯蹈沸,卻燙不壞。什么東西都拿鱟開涮?鱟:我太難了。

碟子里捉魚,比喻不到外面創收,只在內部爭搶利益。魚食水走腮厄出,魚吃水,又從腮邊吐出來。比喻沒有從某事物中得到任何好處。魚走哄(哄傳)大,跑掉了的魚總被說成是大的,喻傳言夸大事實。

以上大部分是俗語,只有少數幾個諺語、慣用語、歇后語。大部分采用隱喻。

每一種海鮮都有自己的特點、習性,比如醬蝦小,帶魚結群排隊,還有章魚腕足之卷曲、泥蚶外殼之膨脹突出、鱟之雌負雄行、皮皮蝦之官帽、空菜殼之薄脆而且微不足道等等。方言熟語利用這些特點,聯系生活現象,經過合理的類比,找到事物之間的共同特征,比喻貼切,一針見血。這些比喻喻體(海鮮類)常見,通俗易懂,比如用莆田話說本末倒置,很多人一下子反應不過來,得加以解釋,但是換個說法,紅腳蟹腳厄大身,對方就會秒懂。

   莆仙方言海鮮類熟語很多,以上所述使用比喻或用做比喻的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從一個方面反映海洋對我們的巨大影響,豐富了我們的語言。而只有那些與我們生活密切相關、具有顯著特征的海產,其名字才有可能進入熟語并流傳開來。

分享至:
打印】  【關閉
青青青在线播放视频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