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天氣預報:
林和義:和藹待人 義以處事
【發布日期:2020-09-09】 【來源:本站】 【閱讀:次】

鄭國賢

 

 

事業的成功使林和義先生成為新加坡商界德高望重、領袖群倫的人物。莆仙鄉親評價他富而不驕、慈祥和藹、誠以待人、義以處事、為人厚道、心胸豁達。

 

 

在莆田沿海埭頭鎮向東三十華里,有一座矗立海邊的小山,古稱青山,不過如今的人們已忘記它最初的名字,而把它跟村莊一道叫石城山。石城山經過近三十年的休養生息已再次披上了綠裝……在小山的東麓,是一座頗具規模的小學——初中一貫制學校——石城學校。

學校里面的大操場上,坐西朝東建有一座涼亭,涼亭中佇立著一座銅像:一位西裝革履的老人,手扶拐杖,面朝故鄉的萬家炊煙和門前的大海……

他是林和義先生,新加坡海洋油輪公司及石油貿易商興隆貿易私營有限公司的創始人。他1909年出生于莆田埭頭鎮石城寨外村,199487日病逝于新加坡,享年86歲。這座銅像的建造,不是來自任何一級政府的決定,而是他的故鄉——石城村村民委員會代表全村鄉親的意見實施的。

石城村是一個位于莆田沿海最東邊的半島,與南日島一水之隔。這里地瘦人稠,人們祖祖輩輩以討海為生。在林和義先生的少年時代,正是兵荒馬亂、海匪猖獗之時,這里的人們迫于生計,三五成群結伴遠涉重洋,來到南洋新加坡、馬六甲、印度尼西亞摩呵等地捕魚為生。少年林和義也跟著親人來到位于印度尼西亞蘇門答臘島的摩呵,駕著小舢板,出沒于馬六甲海峽,以海為田,捕魚謀生。

林和義先生在南洋度過了二十多年的海上生涯,其間于上個世紀30年代初才回到家鄉娶陳亞蘭為妻,結婚時,他比妻子年齡大了十多歲,婚后,他繼續去南洋,常年往返于唐山和南洋之間,妻子亞蘭在家給他生下長女阿葉、長子雍高、次子恩強、三子恩善,后來于新加坡出生女兒玉蕊、四子恩增及五子恩福,共七個子女。

婚后,林和義先生從印度尼西亞摩呵移居對岸的大埠頭新加坡,依然出海捕魚討生活。在新加坡海峽星星點點漁火閃爍的寧靜夜晚,一介漁夫林和義比別人多了一份心思,不僅是傍晚進港鮮魚過磅后比人節儉,更重要的是比別人多了一點積累本錢做生意的寶貴意識。通過一段時間的積累,他購置了一只載重量十五多噸的機器船,放棄了捕魚的生活,改行做生意。這只機器船航行在婆羅洲(加里曼丹島)海面,有時遠到南中國海的越南港口,收購漁船上的海鮮,運回新加坡轉賣。

生意上的初步成功使林和義先生想起了家,家中的妻子和兒子,1956年春,他再次回到老家,讓長女玉葉完婚,鄰村的國華成為入門女婿,為林家撐門立戶,后申請妻子及三個兒子踏上南洋之路。端午節這天,他們在廣東汕頭港坐上南下的客輪“海皇”號。客輪在南中國海走了七天七夜,才抵達新加坡港。

阿高兄弟離開家鄉時,聽說父親在南洋發財了,他們才有資格去新加坡。到了這里一看,實際情形與他們想象中相差很遠:家就是租的兩個房間,父母住一間,他兄弟倆各備了一只鐵架帆布床,白天是廚房和吃飯的地方,夜里才能打開帆布床睡覺。星洲的夜晚悶熱難當,好在已有了老家從未聽說的電風扇,兄弟倆開著電風扇睡到天亮。父親只有能力供一個孩子上中學,于是,文靜體弱的阿高繼續念書,剛強敏銳的阿強則去修理汽車鋪當學徒。

舉家南來似乎沒有給林和義帶來什么好運氣。一家子才安頓下來一段時間,機器船“興發號”在婆羅洲回程時撞礁石出事了,所幸所有船員平安返回新加坡。陷入困境的林和義在萬分沮喪下,心想自己既然一無所有,就把兒子趕回唐山。鄉親朋友聽說,都來勸說:“人家討魚踏三輪車的人都養得活孩子,你卻要趕兒子回去,讓人笑話。”

林和義的為人和信譽在困難的時候發揮了重要作用,用對親戚朋友東挪西借的辦法,他再次購置了一只舊機器船,繼續他的舊事業。后來阿強放棄了修理汽車的工作,跟著父親一同出海去柬埔寨做收購海鮮的生意。

1957年,泰國灣海面上一場特大的海上風暴,徹底改變了林和義及其一家人的命運。那年夏末,林和義帶著二十歲的二子林恩強駕著自己的小機器船北上柬埔寨磅遜灣海面收魚。回程時,風暴來了,天昏地暗,猛烈的狂風夾著如豆般大的雨點打得人睜不開眼……林和義憑著半生在海上駕船的豐富經驗,駕著小機器船穿行在波峰浪谷…….忽然,一個大頂頭浪迎面撲來,把船頭整個裹進海浪之中……林和義見狀失聲驚叫,以為小機器船必沉無疑。然而,奇跡發生了!轉瞬風平浪靜,小機器船在被海浪卷入水中后,又頑強地浮了起來。風消雨停,這一對幸運的父子平安回到新加坡。

驚魂甫定的林和義望著兒子那稚嫩而聰穎的面龐,對他說:“阿強,收魚是面挨生水的生意,我們不能一直吃這碗飯了!”做父親的已有所意識,要兒子上岸尋找坡上的商業生涯。

出這件大事的時候,大兒子雍高不忍看著父親和弟弟辛苦而自己呆在學校里念書,遂離開學校,經朋友介紹,在巴士車公司的分公司做工。朋友見其誠實可靠,便與他兄弟合作做石油生意。他們從石油公司進貨,在港口批發給漁船和貨船。數年后,兄弟倆自己開辦加油站,為過往的汽車加油。從此開始了莆田人在新加坡做石油生意的歷史(如今在當地的莆田石油商,大都曾是該公司的伙計)。

二年后,林和義父子自己購買了百噸的木制船進油,此后逐年擴大;到上個世紀70年代,已經可以購買萬噸油輪了;發展到80年代,形成了擁有六十多艘的、總噸位100多萬噸的油輪和港口碼頭的龐大油輪公司;從上世紀90年代至今,其油輪總噸位一直穩定在270萬噸,這就是新加坡興隆貿易私營有限公司及其所屬的海洋油輪有限公司,一個國際性的石油貿易商,年營業額幾十億新幣,旗下油輪航程遍及全球各大港口。

林和義父子生意也涉及陶瓷、石材、珠寶及石化等行業,事業的成功使林和義先生成為新加坡商界德高望重、領袖群倫的人物。莆仙鄉親評價他富而不驕、慈祥和藹、誠以待人、義以處事、為人厚道、心胸豁達。他熱心社會公益和慈善事業,曾被選為幾屆莆中高平公會主席,晚年任名譽主席。在新加坡,他“不惜慷慨解囊,每次捐獻,出手均極闊綽不落人后,是以極獲好評,譽為社會典范。”我國改革開放后,林和義先生多次回鄉探親,看望朋友鄉親,并投資中國沈陽、福州和莆田。建起了陶瓷、石化、易拉罐、珠寶、碼頭等現代化企業。

林和義一家人熱愛桑梓,故園情深,先后多次捐助家鄉各項公益事業,其中石城至埭頭公路280萬元、埭頭醫院140萬元、笏石醫院50萬元、莆田學院實驗樓110萬元、三次改建和增建石城學校200萬元,使石城學校成為莆田市最漂亮的村級學校之一。該校籌集的以新加坡勞務人員為主捐獻的獎教獎學基金,本息累積超過一百萬元,列莆田市村級同類基金之冠。

林和義先生出身貧寒,富而思源,他深知故園家山鄉親謀生的艱難。因而從中國改革開放之初,便著手從家鄉漁民中引進勞力到自己的油輪公司任職。從1984年第一批10人開始,先后從莆田市內引進勞工1260人,這批勞工人均年薪2萬多元,技術工人最高可達5-6萬元,創造了大量的財富,使昔日貧窮落后的石城村面貌煥然一新,成為各類新聞媒體長期關注的明星村莊。林和義先生曾多次對經辦此事的女婿林國華語重心長地說:“我對家鄉的貧窮記憶很深,石城人討海謀生不容易,應多辦幾個石城人來新加坡賺吃!”

2002年,林雍高及林恩強兄弟銘記父親的遺愿,再次回到童年的搖籃地——故鄉石城,在波濤洶涌的興化灣南岸瀕臨外海的地方,投入人民幣2000多萬元,筑起一條阻攔風浪的海堤長1183米,港池面積98.7公頃,第二年,他們把深水部分約16萬平方米租給石城鄉親養殖鮑魚。當年試養殖成功,預期經濟效益很好。林雍高笑著說:“真為石城人高興,石城人第一次改變是勞力輸出,解決了溫飽問題;希望這第二次大改變,養殖業能夠給石城人帶來財富,讓石城人脫離貧窮的陰影”。他秉承乃父的意志,對石城村總支書記反復強調:“我圍的這海,只租給石城人(含東店人),而不準租給別的地方的人,石城人在外工作做工的也行。這海堤就是為了石城人而筑的”。

臨別之時,他交待筆者:“要好好宣傳我們石城的鮑魚,這種大連與日本雜交的皺紋盤鮑是優良品種,而我在莆田城吃到的鮑魚,都說是南日鮑,不知原來還有更優良的石城鮑品種!”

分享至:
打印】  【關閉
青青青在线播放视频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