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天氣預報:
讓木頭說話——中國工藝美術大師佘國平印象
【發布日期:2020-08-27】 【來源:本站】 【閱讀:次】

陳丹

 

 

檜木《白毛女》

 

黃楊《四大美女》

 

龍眼木《橫刀立馬》

 

 

紅檀《力拔山·氣蓋世》

 

 

龍眼木《長坂坡》

 

 

 

雁門雕塑當家人佘國平年逾七旬,與木頭打交道卻超半個世紀,從他父親佘文科開始,一大家子人挨個兒跟木頭結緣。他的四個閨女有三個畢業于工藝美術院校,女兒佘向群、女婿江曉是莆田木雕界的翹楚。佘家人認為,美在生活中,可信手拈來;他們雕琢木頭也尊重木頭,不與外人輕易打交道。佘國平坦言:木雕讓我的精神生活變得很充實,當我完成一件作品的時候,我的心情總是最好的,木雕創作是人生的一種享受。

 

 

藝術是他的信仰

 

藝術家未必都瘋狂,但他們都會放大,他們把自己放大了來感受生活,揮發靈感;也把別人的想象力和汗毛孔撐開了來體會他的感受。根雕《纏·禪》就是一件容易把人擊中的作品,它想表達的或許是人的困境和某種超越困境的意向:囚困在樹根里的達摩形容枯槁,仰面糾眉,似乎瞇縫著眼,又像是睡著了;表情既有悲,卻又牽動著某種隱約釋然的莫名喜感;這表情一下子抓住你,讓你忍不住看了又看,浮想聯翩,心急火燎,甚至想把他揪出來發問;然而他自巋然不動,纏在樹根里。此作品運用平刀和斜刀交互切削,也不修光打磨,色澤古拙;黑檀與樹根融合一體的造型,突兀有力,渾然天成。

再看龍眼木雕《橫刀立馬》,撲面就是一股雄剛浩蕩之氣,你只覺得渾身汗毛孔收緊,雜念盡消;赤兔馬騰立空中,腱子肉在皮下糾結繃凸,蓄力待發;馬上關云長勒臂引韁,拖刀回首,面上一股自信與豁出命去的凝重感,令人膽寒;整件雕品栩栩如生,耳際似傳來一聲震天暴喝:呔,看刀。另一紅檀木雕《力拔山·氣蓋世》卻從里到外透著股狠勁,這是英雄末路的項羽嗎?看他的狂樣,恨不能一石頭砸死所有人;佘國平保留了木頭粗獷的本貌,僅以廖廖數刀,寫盡萬千意象。而幾乎與之同時創作而成的《海螺姑娘》,卻又通體縈繞著一股化百煉鋼為繞指柔的自然清靈之力,四兩撥千斤,黃楊木本身的紋理與構圖相得益彰,更添女性胴體之嫵媚,意趣天然,引人遐想。

佘國平曾說:作品是作者借以傳情達意的載體,評價一件木雕作品的優劣,除了技巧形式的因素之外,還需要研究載體之諸種因素。其中也包括了作者的學問、創見和基本功的深淺、觀察力的銳鈍、處理構圖的優劣等等。在他看來,一名好的雕者既要重視技術層面的修行,也得看重藝術素養的修行。

他的修行自小就開始了,父親佘文科是莆田有名的木雕老藝人,盡管沒念過書,晚年時卻受聘擔任福建工藝美術學院的教授,廣受贊譽。佘國平14歲時,因政府有老藝人帶子女學藝的相關政策,就直接進入當時的國營莆田工藝廠隨父學藝。他天生有股倔勁,坐得住,閑不住,肯下功夫,學得也快。一開始,他接觸最多的就是神像,那個年代,到處在重建寺廟,廠里承攬了許多業務。遇上大型的佛像雕塑,我就給父親打下手,當參謀,獲益良多。

對佘國平而言,藝術就是他的信仰。佘家一樓的展示廳,簡直像是各方神明的大會堂:恬靜自在的觀世音,心寬體胖、樂樂呵呵的彌勒佛,還有不怒自威的金剛,剛毅凜然的天神……它們在整體上把你震動,又從細節上給你感動。流暢、洗練的線條兒,像是一口氣勾下來的,既深又有勁;冷不防神靈們自己就一個個從線條里蹦出來,踱到燈光下,展示各自的身姿以及衣襟、錦袍上的裝飾:衣袍的折皺自然貼合,綿密糾纏的描金花卉,隨紋理蔓延伸展,猶如亦真亦幻的曼陀羅花海,襯托著淡雅的妝容面貌,愈發顯得光明祥靜。

 

信仰是他的藝術

 

佘國平的媽祖情結顯而易見,作為一名媽祖故鄉的中國工藝美術大師,數十年來他塑造了一百多尊媽祖雕像,其中有坐像、立像,有六米高的,也有十幾公分小的。我很早就開始雕塑媽祖,早先并沒有太多想法,只為養家糊口。盡管如此,我還是希望自己比別人做得好,這既是上進心作祟,又有內心慣有的對媽祖的尊崇;造神像有點像做功德,不容馬虎隨性,而且雕得好了還能打出招牌,吸引更多的客戶。但當時的社會環境,大家得遵循傳統,照著先人們留下來的樣式、模子雕。可究竟什么才是傳統呢?

改革開放之初,佘國平與木雕大師閔國霖、方文桃等外出游歷,見識到了不同于以往的傳統。甘肅敦煌的飛天造型,山西運城的永樂宮壁畫,到處是色彩,漫天是線條,神靈們紛紛拋棄了一板一眼,正襟危坐的老姿態,驟然生動起來。她們有的顧盼閑談,有的凝眉靜思,舉止神態各不相同,卻動靜相宜、剛柔并濟。而中國國家博物館中一尊兩米高的宋代木雕觀音像,也讓佘國平印象深刻:當時我圍著她轉了兩個小時,真是難以描述的美!你想不到在那么遙遠的中國古代,就有那么好的神像雕品,不論從整體還是細節都值得推敲品味。佘國平如同聽到千年的召喚,決心要繼承吸取東方傳統雕刻技藝的精髓,又決意要在其基礎上弘揚創新,形成自己的風格。

20世紀80年代末,他參加了湄洲媽祖祖廟新殿建筑群的造像雕塑工程,當時大家都在爭取雕塑寢殿里的大型媽祖像,最終這個差事落到我頭上。這時我對媽祖的認識已有所加深,我覺得她是中華女性最優秀特質的集大成者,寬容、端莊、慈祥而又襟懷寬廣。她曾是一個活生生的人,一個胸懷大愛的女子,我認為應該從人的角度走近媽祖。

佘國平放棄了傳統的表現形式,以寫實、人性化的手法,大膽采用湄洲本地的妝飾效果,把媽祖像的坐姿改為半側身,并讓其頸項處的衣襟外翻,同時還露出雙手,體現出媽祖在寢殿中安恬休閑的狀態。并且選用佛教七寶之一的水晶石來制造眼睛,既寓吉祥太平之意,又達到畫龍點睛之效,使目光更加慈和有神,起到強化真實感的作用。該媽祖坐像高達4米多,僅泥塑就耗費了四個月的心力,彩繪亦費數月,另塑兩名侍女陪祀左右,均是在祖廟南軸線寢殿中就地創作完成。

與此同時,佘國平還受委托雕塑主殿高達6米多的媽祖造像,此像的創作基本繼承傳統風格,著重體現媽祖的雍容氣度。佘國平坦言:做雕塑的過程猶如一個個修道的過程,與創作者的理解與心境有關,須得用心用情用體會深加琢磨。

在對媽祖文化認知體悟的不斷提升中,媽祖的博愛濟世精神亦感染了佘國平。在春暖2008中國(莆田)工藝珍藏品愛心拍賣晚會上,佘國平無償捐獻了創制耗時近一年的黃楊木雕《四大美女》,這是他推敲改進后的第三套《中國古典四大美女》。靜觀此組雕,令人油然升起一股醉意:四美人嫵媚裊娜,如流云凝止于案上,眉目舒朗恍惚,神思縹緲,無憂無愁。

佘國平說:作為一名國家級工藝美術大師,要做就要認真虔誠出精品;而作為一名媽祖故鄉的藝術家,獻愛心就要獻拿得出手傳得下去的心愛之物。此次捐贈,既是體現媽祖故鄉工藝界的社會責任感,也是為了宣傳媽祖故鄉的工藝美術。結果,這組精品拍出了30萬元善款,用于捐助貧困鄉村的愛心保健站。

他的慷慨,為人稱道;數十年的藝術追求,也為佘國平贏來了諸多頭銜和榮譽;可是最值得驕傲和令人傾慕的還是他與木頭對話的能力,以及賦予木頭們好形體并出聲發言的本領。

分享至:
打印】  【關閉
青青青在线播放视频国产